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春丽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春日绘事

2016-09-29 14:26:2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春丽
A-A+

桃花

  桃花开了,春天就真的来了。

  桃花象一片被灰墨挤出的光,整个春天因之而画面响亮。

  “响亮!画面要响亮!”我听见老师大声说。

  又一块重墨。

  桃树后面黑乎乎的墙角更加不动声色,看这女子的变数。

  桃花手势坚定,“啪、啪、啪”又亮出几朵,像魔术大师瞬间又变到手上更多的扑克牌。我一直认为那些牌事先藏在背后或袖子里。

  桃树也有袖子么?我只好看它后面,枝干是染了几遍墨又透出的红,不声张的样子。又看那黑墙角,虚静素朴,“墨分五色”。

  有关系么?我是说一块墨。潘天寿先生说“以墨配色是以济用色之难”。桃花用色小心,香浓的牛奶里只兑上一点点曙红,“秀润而兼逸气”,似有定法。

  滚滚的乌云里落下雪白的雪,灰黑的枝上无中生有的溢出绚丽的花,案头的宣纸上“运墨而五色具”,都很神奇。黑,玄,玄之又玄……

  仰头久了,忘了自己,以为自己也是这花中的一朵。阿巴斯在诗里说“樱花千万朵、蜜蜂啊、拿不定主意”,何止蜜蜂拿不定主意,面对桃花,我更拿不定主意,不知是先就近细看其层层渲染的笔法,还是退远观其“置阵布势”的见解,矛盾着就呆住了。

  桃树干上生长出的桃胶看着像果冻,调了明矾可以把生宣做成熟宣,遇水遇泪都不会再洇漫。

  桃树自己却不知道,一阵春雨,树下洇红一片,总是生宣上的效果。

  怪谁?

  假装不知柳与离别有关,假装没读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假装没听过“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

  我只看柳在春天里的模样。

  儿歌说“柳树姑娘,辫子长长”,柳树婆娑婀娜的风情总让人想到柔美的女子,可是却有例外:春天丽江古城的溪边,一树树春花长裙曳地般地从树顶一直探到水里,像缀满花朵的长长婚纱,在温暖的阳光下,在纳西古乐中,我看到骄傲美丽花树旁随风轻拂的柳,淡然、平静、温厚、优雅,甚至谦逊,很男人。一时呆想:是柳使花看起来骄傲,还是这花使柳看起来谦逊呢?无所谓,总之该是对比使然——对,要记着这个道理,下次照相时寻个李逵张飞的站在旁边,吾之美自生矣。

  不说这个了。我狭隘,说着什么都还想着画画那点事。而且认为柳也是。

  因为柳从来也没放弃过画画。

  柳极重传统用线之法,不厌其烦的苦练基本功,中锋用笔,使枝条浑圆有弹性,如折钗股;上下贯气,不妄生圭角……笔笔有出处,笔笔送到家,一招一式,严谨规范,笔无虚设,笔意连绵。在中国画里,线条不仅起勾画轮廓的作用,还体现画家的学识修养、气质风格——柳坚定地认为:线条必须耐看!

  线勾好还要上色。柳每年在春天练习施色。他不做水破色、色破水,亦不趁色未干时撒盐、撒沙或揉搓自己制造斑驳纹理。

  柳擅长渲染法。其用色统一,统观全局、心中有数。刚开始藤黄用的偏多。不急,慢慢调整,小心地罩一遍花青。看看,不够,再罩。一天天来,要一遍遍加重,不可速成。

  有时天气作祟使柳一夜之间上足了色,人们就会说太突兀。

  画画离不开水,柳要站在湖边、河边心里才踏实。有风的时候,我常看见他把干了的笔在水里蘸蘸,这个动作我熟悉。

  与大多画家不同,柳虽然年年春来都做重复的作品,人们依然期待、依然叫好、依然要结伴去观赏;柳从发芽到青葱有着比画里“一笔长,二笔短,三笔破凤眼”更套路的程式,人们依然为之心动、欣喜或惆怅,仿佛初识。

  柳树好孩子,永远不“火气眩目”,永远不入“恶道”。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春丽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